这枚就是传说中的铜元之王!价值3100000

在铜元中,不乏罕见的高端品种,比如奉天中花光绪元宝当十、江西辛亥大汉铜币十文等等,但知名度最高的无疑还是属于!2010年12月,在美国Stack&Bowers 公司香港钱币拍卖会上,一枚已饱经风霜的“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飞龙铜元以310万人民币拍出(此枚为已故香港收藏家黄华枢先生收藏),当属铜元之王!

许多有关中国铜元的出版物中都把它列入大珍,一级,并作为出版物的封面。上海博物馆的“中国古代货币馆”有一个导览图触摸屏,上面有一枚能代表我国铸工精美、极为稀有的古钱币,它就是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1987年成都钱币学会按照中国钱币学会课组布置的研究课题,对四川铜元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编辑出版了《四川铜元研究》一书,对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作了高度评价,定级为大珍,一级,可见该币在我国货币史上的重要地位。

1896年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水龙红铜试样 PCGS XF 40,拍卖成交价格RMB 2070000元。

光绪末年,银元大量流通,清政府以各省成色、两重不一、节约经费为由,下令各省停铸银元。此时香港开铸“一仙”辅币铜元的大量使用,给清政府带来启发,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两广总督李鸿章在广东开铸铜元。铜元的普及,颇受市场的欢迎,加之兴铸铜元盈利甚丰,清政府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末下令沿江沿海各省开厂鼓铸铜元。在清代的铜元中,面值当三十者,仅有四川一省。

据有关资料记载,光绪三十年(1904年)二月,四川铜元局参考湖北式样,铸造了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五文、当十文、当二十文三种铜元作为流通货币。此后,试铸了少量的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样币,样币铸造出来,按照有关程序,依次报送到主管财政的布政使(藩司)、督部堂(总督衙门),最后报送清廷户部(财政部),因“当三十”不符合币制而被清廷“禁令行用”。按清朝的币制,无论是中央或地方,流通行用的铜币只有一文、二文、五文、十文、二十文五种,没有比二十文面值更大的币种了。

这种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因不符合币制而被“禁令行用”理所当然,四川铜元局也无理申辩。正因为是禁止流通的试铸样币,数量自然有限,流传至今当然十分罕见。四川省造“光绪元宝”当三十被中外泉家和各种书刊评级为大珍当之无愧。当三十文币值,在全国仅此一种,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受到中外钱币藏家的青睐,为寻觅这枚稀世之宝。

四川光绪当三十铜元,按背面龙图不同,可分“立龙”(1)版和“飞龙”(2)版两种。

“立龙”版者,正面中央铸一花星,外环铸“光绪元宝”及珠圈,上缘铸“四川省造”,下缘铸“当三十”,左右两侧铸满文“宝源”;背面中间为龙图,俗称“水龙”,上缘铸英文纪地“四川”,下缘铸纪值文字,分别为阿拉伯数字“3 0”及英文货币单位“文”,左右两侧各铸一花星,俗称“十字星”。水龙又分有眼皮和无眼皮二个版,正面还有大马齿、细马齿以及高低满文之分。

“飞龙”版者,正面与“立龙”版同;背面中间铸龙图,俗称“飞龙”,外环珠圈一道,上缘铸英文纪地“四川”,下缘铸纪值文字,分别为阿拉伯数字“30”及英文货币单位“文”,左右两侧各铸一“梅花星”。

目前已知,四川当三十铜元“水龙”和“飞龙版”各有红铜和黄铜两种材质,均极稀贵。其中,红铜“水龙”与“飞龙版”各见四枚,黄铜“水龙”和“飞龙”版各见二枚存世。据悉,中国国家博物馆有四枚全套收藏,系罗伯昭捐赠,上海博物馆藏有红铜“飞龙”和“水龙版”各一枚,分别为李伟先和罗伯昭捐赠。1993年上海博物馆编撰《清代民国机制币》目录即以馆藏四川当三十红铜水龙为封面,肯定了其在中国钱币中的至高珍品地位。

由于四川省的造币机构有增设和归并的情况,且缺乏记载较详的文献资料,所以,题名为“四川省造”的这类铜元铸于何厂、何时,目前尚难判定。按照传统的先后排列法,此类币历来被置于“四川官局造”铜元之后。虽然前人对此种排列没有做过什么说明,但看来这还是合理的。因此笔者认为这枚当三十铜元,其具体的铸造年代当在光绪三十年(1904)。

四川当三十铜元,是未被获准发行的试铸币。未被获准铸发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当三十的币值不符合户部关于铜元铸造的规定。中国的铜元,在初创阶段,各省是各自为政的,成色、图案参差繁杂,币制十分紊乱。清政府曾不断对币制进行整顿,力图划一。虽然收效不大,但还是显现了渐趋统一的趋势。

四川当三十铜元铸于光绪三十年间,已处于“光绪元宝”铜元的后期阶段。根据户部的要求,当时各省铸造铜元,须援引广东成法,成色、图案及面值以广东省铜元为标准。广东省铜元的币值分别为二十文、十文、五文三等。显然,四川当三十铜元的铸造是不符合这一标准的。此外,在清代的铜元铸造中,面值当三十者,唯有四川一家。看来,在铜元面值问题上,其它省份的造币厂都是循规蹈矩的。

四川当三十铜元“立龙”版和“飞龙”版各有红铜和黄铜两种,均极稀贵。红铜“立龙”版者仅见两枚,红铜“飞龙”版者共见四枚,黄铜“立龙”和“飞龙”版者各见两枚存世。据悉,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全套,系已故钱币收藏家罗伯昭先生捐献。上海博物馆藏有红铜“立龙”和“飞龙”版各一枚,前者为已故钱币收藏家李伟先先生捐赠;后者为罗伯昭先生捐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