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寓台扬州画家颜小仙逝世

2004年,颜裴仙书画遗作展在扬州市美术馆开展,69幅山水花卉和诗文扇面尽显一代书画大师的才情。绘画题材以花卉为主,这次展出的作品有牡丹、紫藤、腊梅、月季、秋菊等,用色布局,大胆清新,绝无一般女画家难免的脂粉气。有一幅《腊梅图》题道:“昨日雪纷飞,今朝踏梅岭归来,且呵冻写此横斜影。”令人在观画之余不禁想像画家挥毫时的情景。

颜二民是扬州现代名儒,擅诗画,尤精隶书。师法邓石如、赵之谦,在用笔上,笔势稳健,古朴淡雅,他在隶书的创作上自成一格,故有“二民隶书含光篆”之称(注:陈含光是著名书法家,善篆书)。二民的画,是从写意与工笔的夹谷中,采用劲逸之笔,以淡抹清雅之色,细丽潇洒之形,走出一条小写意之路。承其画风者,要数其女颜裴仙,她自幼随二民学习书画诗文,裴仙婚后,生活艰难,以鬻画为生,亦善书,以隶长,其画墨中见笔,水墨淋漓,淡抹苍润,简约有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她先后在南京、苏州、上海等地举办过个人画展,深获海内外的好评。颜裴仙的画作、人品,至今仍闪闪发光。

颜小仙说,母亲的书画承袭了扬州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吸收了“扬州八怪”的诸家之长,由于从小受到外祖父的教诲,所以她的画意有很深厚的文化基础。“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母亲能有这样的成就,我们举家共荣焉。” “我最欣赏母亲画的梅花。我认为她的梅花独树一帜,而且某些地方超越前人。另外,紫藤、玫瑰、月季、牡丹也是她擅长的。”谈起母亲的艺术造诣,同为书画大家的颜小仙说,母亲的画很古雅,不像一个女画家的手笔,非常杰出。“还有她的诗,我做女儿的敬佩不已,因为女儿不行,不会做诗,她的诗都是信手拈来,不雕不琢,没有匠气。”

裴仙之女小仙,由于家学渊长,五十年代,在台湾与书画名流王庭欣、杨作福、陈大川、韩石秋等合组“海天艺苑”,以文会友,相互切磋。其作品亦秉承家学,虽属用笔小写意,但在奔放中自有矩矱,严谨中不失隽逸,表现出更独到的造诣。她曾在台北省立博物馆、高雄文化中心以及美国洛杉矶百老汇文化中心、韩国汉城、日本东京等国内外举办过个展。

欣赏她的作品,她除了在基本法度上依然遵循着家学之外,又在用色上受到了海上画派和岭南画派的影响。她画的向日葵,甚至使我想到凡高。这些微妙的变化,和她的人生经验、艺术阅历,自然是密切相关的。在一幅《木瓜图》上她题道:“宝岛名果,其名木瓜,味甚香甜,余颇喜食。”又在《兰花图》上题道:“台北植物园多此种,余深喜之。”这些都让人想到海峡那边的美丽风光。 其作品亦秉承家学,虽属用笔小写意,但在奔放中自有矩获,严谨中不失隽逸,表现出更独到的造诣。最堪妙赏是她常作之牡丹:美不在花容花姿,也不在颜色技巧,而在一花一叶尽透出阳和春暖,雨润露泽,一片欣欣之生香活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