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瓷器中为何很少有绿碗等食器?因为绿釉中加了这种有毒元素

。彩绘瓷包括釉上彩瓷、釉下彩瓷以及釉上釉下彩争相斗艳的斗彩瓷;而颜色釉瓷则可分为单色釉瓷与多色釉瓷两类,如红色釉瓷、花釉瓷等。今天,咱们说说单色釉瓷中的元老:

在之前的陶器篇中,我们曾介绍过“古代先民最早使用的颜色是红色与黑色”,因为草木燃烧的炭黑与天然的红色矿物颜料相对于其他颜色来说古人更便于得到。而像绿色、蓝色等颜料则需要经过技术提炼或处理后才能获得,因此这些颜料的使用相比红、黑色要晚得多。这也是早期(新石器时期)陶器上常见红、黑彩绘却少见绿、蓝色彩绘的原因。因此说,红色与黑色是人类所使用的颜色的鼻祖。

但是作为釉色,绿色出现的时间却比红色要早了几百年之多。绿釉是先民们最早发明并使用的釉色之一,是当之无愧的元老级釉色(早期釉色主要为黄、绿色)。

绿釉:汉代陶瓷工匠发明了在釉料中加入铜的氧化物作为呈色剂,利用含铜釉料在窑炉氧化气氛中能够产生绿色呈色反应的机理,使器物整体或局部呈现出绿色(例见上图),这类釉即是“绿釉”。

低温绿釉,指在铜釉料中加入铅作为助溶剂,使釉料在700——900°C即熔融并呈现出颜色反应。这种低温铜绿铅釉一直是我国制瓷业上传统绿釉的制作方法,如唐三彩上的绿釉等都是这种低温铜绿铅釉,它是我国最早、最主要的绿釉陶瓷器之色釉。自汉代起直至隋唐、元明清,铜绿铅釉一直被普遍应用于绿色陶瓷器的制作中。

高温绿釉,据资料显示高温铜绿釉早在唐代长沙窑产品中就已出现,烧制温度约为1250°C左右。尽管如此,高温绿釉产品在我国古代陶瓷中仍属罕见之物,历朝历代存世品极少。直到明嘉靖时期,景德镇官窑以铜绿釉料在高温氧化气氛中烧制出翠绿色瓷器后,才使高温绿釉产品丰富起来。

1.铅釉体系的低温绿釉。此类釉料中含有很高的氧化铅(PbO)成分,占比约为40%。氧化铅作为一种助熔剂,它能够大大降低釉料的熔融温度,故而被称作“低温釉”。唐三彩、辽三彩上的绿彩就是这种低温釉的产物。

2.钙釉体系的高温绿釉。此类釉料是以氧化钙(CaO)作为助熔剂,其含量约占比15%左右。以此类釉料制作的绿釉器见于唐代长沙窑、宋代永福窑等少量窑口的产品。因样本稀少,目前对此釉料尚无更多解析。

3.碱金属釉体系的孔雀绿釉。此类釉料中是以氧化钾(K2O)等碱金属作为助熔剂,占比约8—15%,也有的高达26%。高含量的氧化钾使釉在高温时黏度降低,从而使釉的玻化程度增高而使釉色显得愈加晶莹透亮。同时,釉料中作为呈色剂的铜元素在高温时可以二价铜离子的形态熔融于碱金属的釉料中,从而呈现出一种介于蓝绿色之间的明亮色釉(偏蓝更多一些)。

我国唐代时就已有少量孔雀绿釉陶器出现;宋金时期的磁州窑开始量产孔雀绿釉色建筑琉璃瓦;至明中期到清代,由于景德镇官窑将孔雀绿釉应用在了瓷器装饰上,从而为瓷器釉色增加了一抹亮丽的品种。

上述三类不同组成成分的绿釉,反映了我国古代绿釉制作技术的发展史。在这个过程中,器物的绿色由最初较为粗糙的釉陶之绿色升级为明亮细腻、丰富多彩的瓷器之绿色,体现了先民们在釉色创新之路上的不断进取与工艺上的进步。

在我国传统绿釉瓷器中,其呈色有深浅之分。器物的绿色深浅不一、色泽有异是因为釉料中除了含有不同比例的铜之外,还另添加有其它金属元素,如铁、铬、钴、锡等,以及乳化剂砷等元素。例如,清代绿料的配制:“在制备绿料时,往一两铅粉中添加三钱三分卵石粉和大约八分到一钱铜花片……”(法国传教士在其书信中记录的清代制作绿釉的细节)。又如,明清时期的“瓜皮绿釉”、“松黄绿釉”等都是通过在釉料中添加氧化锡以及砷的氧化物等元素所制得。

最后,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由于低温铜绿铅釉中含有大量的铅元素,从而使釉料带有了很强的毒性,因此古代陶瓷工匠们很少以此类釉料制作实用的食器或炊器,而多是以它去制作陪葬的明(冥)器、祭器以及建筑材料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