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文峰“全国大会”:陈浩自吹“马斯克学我”儿子点拨生意经

2021年12月29日一早,位于上海普陀区的“世界美容师大厦”已亮起了灯。高跟鞋的踱步声在一楼大理石大厅里回荡,八楼和九楼的学员公寓也喧闹起来。

从前一天下午开始,除西安外,文峰全国各地各大直营门店及加盟店的近900名高层——美发及美容总管、区域行政经理、区域(副)总经理等就陆续来到上海,聚集于“世界美容师大厦”。

因大额消费拒不退款、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问题被上海市消保委屡次约谈,又夸老板“有天眼”被戏谑为“职场彩虹屁天花板”之后,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峰)及创始人陈浩近期被频频推上风口浪尖。

2021年12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以员工的身份卧底进入文峰总部,全程参与了这场大会。面对这场风波,陈浩称其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前车之鉴难免会犯错误,认为有些错是“无形中犯的”。

陈浩的儿子陈巍登台讲话时则称,文峰现在目标很明确,就是40岁以上有钱的、富人区客户,“剪头发60块钱都觉得贵的客人,那这样的客户我们可以舍掉。”

世界美容师大厦11楼多功能大厅可同时容纳上千人。深红色绒面窗帘、联排木质桌、用百合等鲜花装饰的演讲台,仍散发着文峰的古早“美感”。不少软面的黑色椅子上布满粉尘。

陷入风波后,这里刚刚完成紧急改造。会场布置和此前网络流出的视频相比,已看不到陈浩的巨型人像照、标语及竖起的彩旗。

大会原定于当天上午8点18分召开,因人数较多,一再推迟至近9点。记者看到,现场几乎座无虚席,工作人员不断提醒禁止拍照和录音,一经发现直接没收并罚款5000元。

会议期间,几乎每隔20分钟,就有多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监察队”成员来回走动,一排排检查是否有人使用手机。

“全体起立——”,工作人员一语落下,动感的迪斯科般音乐随之响起,顿时,全场爆发如雷般整齐划一的掌声。

“回顾文峰26年创业历程,谋划新上海文峰26年后的新征程。”一袭黑色正装、留着清爽齐肩,长相清秀的女主持人走上台。她正是凭花式吹捧文而火上热搜的“主人公”——秘书白寅。

白寅语气激昂地说:“首先请允许我向总裁汇报今天参会人数情况。报告总裁,今天的会议应到840人,实到822人。请假7人,分别是XXX。缺席11人,分别是XXX。请指示!”

在满堂欢呼声、掌声、音乐声中,身着藏蓝色西装、打着条纹领带,发型一丝不苟的陈浩缓缓走上讲台。这次,他表情严肃,没有再展示他迪斯科般的舞步。但当音乐走向高潮时,陈浩还是手握拳头跟着节拍挥动了起来。

“这一次,浩哥成网红了。别的网红也就火一两天,浩哥这次连着(火了)整整八天呀。电台、电视……上海所有电视台都报了。全国200多家报纸,没有一家不上的。还有自媒体,全部一拥而上。”

在当天的会议中,陈浩带来四个多小时的间断式演讲,不仅回顾了文峰的创业史,还用戏谑的自嘲口吻多次提到近期关于文峰的舆论风波,“全世界都知道浩哥了。”

对于外界的批评,陈浩称,文峰的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在“美业”没有前车之鉴,难免会犯错误。有些错是“无形中犯的”。

据文峰官网介绍,文峰创于1996年,已形成集美发、美容、科研、生产、教学等全产业链商业版图。截至目前,文峰在全国有连锁直营店300多家,并拥有生物制药厂、化妆品厂、医疗美容中心和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现有员工近万人,年总销售额达数十亿。

光鲜背后,“文峰不倒,美业难搞”的声音不绝于耳,消费者投诉逐渐增多,文峰一次次成为众矢之的。

2009年,上海市一男子在文峰美容洗澡按摩时死亡;2009年,湖南长沙一文峰美发美容店顾客误喝84消毒液。 2021年3月,“七旬老人3年内消费235万元”,再次让文峰营销模式遭到质疑。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上海一位七旬老人的家属通过账单记录发现,该老人3年内在上海长寿路文峰理发店消费235万元,其中一天消费竟高达42万元。此后,文峰又因宣称按摩可治病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10万元。

“你们呀你们,把浩哥的脸都丢光了!我最近门都不敢出,以后浩哥也要少露面了。”陈浩对于自己在会前跳舞的行为,认为这是一种“正能量”、一种少有的企业文化,“以前也没人发文件说公司老总不能跳舞啊。”

“最近美国有个董事长还是总裁,叫马赛克?叫什么?斯马克?”经台下多次提醒,陈浩才恍然改口,“哦,马斯克!他也学我跳舞。”

关于文峰“洗脑”一说,陈浩多次提高嗓门说到,“究竟是洗头还是‘洗脑’?我们是在传播美、发现美、创造美。是不是? ”每次口出“金句”,陈浩总会有意停顿一下,端起茶杯缓缓喝上一口,台下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应和声不断。

在文峰官网及微信公众号“今日文峰”曾发布的各类文章中,陈浩被描述为一个无所不通的“神人”。

提到秘书称其开“天眼”、是“行业大满贯”,陈浩先指着舞台右侧前排的白寅,接着手指扫向与会的人群,“你们是想把我害死呀。”

坐在记者周围的美容、美发总管非常捧场,笑得人仰马翻,其中一位说,这动作和网上视频里“一模一样”。

“现在你们不能把我当‘天’使了,也不能再说我有‘天眼’了,”说到这里,陈浩自己也笑了,“就算有,你们也要说没有。没办法!”

提起线万元等问题,陈浩表示,“浩哥是好人,浩哥没有错。是你们的个人行为,连累了文峰和所有的人。”

陈浩在会上说,自己从不接受员工吹“彩虹屁”,也没有暗示或要求下属对其搞个人崇拜,更不存在所谓的“精神控制”。但澎湃新闻记者近期获得的一本文峰内部用《干部特训营总裁课程资料》中,则充斥着不少第一人称口吻叙述的“神人”言论。

澎名曾在文峰工作超过十余年的高层人士翻看该资料后确认,几乎每隔两年,他们都被强制要求参加长达49天的封闭式培训,这期间使用的就是这份资料,“内容会有更新补充,但基本差不多。”

在书中序言中,陈浩称将亲自解密自己身上的神奇“超能量”。他自称分析运势有如神助,“很难以科学原理解释”,尤其对数字异常敏感,曾提点顾客中500万彩票大奖。

“浩哥关于头发、皮肤、身体护理的神奇案例数不胜数。”列举的案例称,陈浩亲自实施一次“六和美容”手法后,有学员一下子瘦了12斤、白发转黑,身高还长了5厘米。也有人18年来苦恼的“大象腿”,直接瘦成了“标准腿”,还顺带解决了多年的近视问题,“宛若新生”。

书中称,他为顾客“透视”皮肤、身体状况时,会产生一种强大的红外线磁场,“摄影师经常能拍到我的身上和周围有淡蓝色光芒闪耀。”

经他“开光”过的顾客,许多人被感动得痛哭流涕,甚至“下跪致谢”。他还援引别人的话写到,浩哥的能量通过意念,可调动人的视听与脑电波“穿越时空”。

书中的“成功学”,则被前员工们直指是洗脑话术。在该篇章中,陈浩被誉为“超智商的人”“真正的伯乐与贵人”“世界上最伟大的老师”。

前述课程资料还称,年轻的文峰员工既然选对了平台,跟对了人,就要在15岁至25岁的十年里,改变思想,向这位富翁学习,“相信他、喜欢他,爱上他”;要听话照做,“浩哥指哪打哪儿”;要尽早进入成功人士的圈子,与总裁的大脑、智慧紧密相连。只要坚持如此,就能成为一个“高智商”且成功的人。若离开文峰,则会走向失败。

记者还发现,该书有大幅篇章用以传授风水、面相和手相知识,罗列以四季划分的“四大饿命”说以及“十二生肖改运法”。

比如,长粉刺或者留有痘疤,就是一种“败相”,只有愈合后,运道才能转好;眼小、眉心太窄、牙齿疏落等面相之人,被认为是“人生路上最差拍档”;瓜子脸的人,则代表精神不太正常,“老来孤寒”。

如夏天出生的人,属“饿水命”,要喝所谓的“四海龙王水”——将产自日本、澳洲、法国和中国大陆的四款矿泉水混合饮用。若以周杰伦、浩哥等人为偶像,“可行三个月的好运”。属“鸡”之人想发财,就要先去吃肯德基的鸡腿或鸡翅,或者将店开在肯德基门口,或者“每天咬自己一口”。

陈浩则被赞誉为拥有一张最好的面型“方圆脸”,代表富贵、美丽和长寿,是名副其实的“老板相”,他的招牌肖像照在书中也随处可见。

近年来,文峰屡被相关部门约谈,投诉率居高不下,还存在多起行政处罚信息。2021年11月3日,针对大额消费拒不退款、售后服务缺位、价格不透明、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问题,上海市消保委再次约谈了上海文峰,要求其限期整改。

2021年11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发文称,文峰商业模式或暗藏重大风险。上海市消保委指出,文峰以“产品+服务”的套餐名义向消费者推销,金额达到数万乃至数十万元。这种模式本质上就是预付性消费行为,用以规避预付卡监管。

上海市消保委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7日,文峰美容美发的投诉高达476件,同比增长45%。

“你们知道十二月我们亏了多少钱?至少6000万啊,但这次全部由老总买单,让我们感谢浩哥。”当天下午,陈浩的儿子陈巍就前述问题,称要作出最新的调整措施和方案。

2021年12月28日晚,澎湃新闻获悉,文峰仅以三家直营店销售额做预付卡备案。29日上午,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同监管平台显示,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已获得信用等级为C-,代表“尚好,但存在一定风险”。

“以前文峰的问题是潜在水底,现在随着热度已经浮在空中,以后我们一定要小心。”针对预付费问题,陈巍称,文峰或将舍弃美发的“办卡打折”模式,未来将统一恢复原价,并通过适当提高洗剪染烫的提成比例,来平稳过渡,“所以我们要鼓励会员尽快刷完会员卡。”

正如陈浩当天上午所说,陈巍也明确表示:“我们现在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针对40岁以上,有钱的、富人区的客户。如果剪头发60块钱都觉得贵的客人,那这样的客户我们可以舍掉。”

陈巍称,文峰内部近期在上海及长沙两地调研发现,线下门店曾开出的收费项目名称花式百出,高达“700多种”。为了解决这一乱象,陈巍现场展示了最新制定的价格及服务表,并现场指导如何填写收费明细。

陈巍称,文峰将在原有的价格表上增加一些美容套餐项目,并将该项目的构成划分为“产品”和“服务”两部分。

比如,某足部套餐的价格为5800元。调整后,该套餐总价不变,但会标示为“产品2000元、服务3800元”。他解释,如此一来,当产品出售使用后,消费者就无法找各种理由来退款。同理,服务账单上也要分别写清服务内的护理次数及赠送次数。

为了避免出现单次高额消费问题,陈巍称,接下来会在后台系统设置价格上限,“单个套餐的价格定死了,你们再也不能胡乱收费了。”但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顾客用得好,可以推荐买多套。”

此时,坐在记者身旁的一位美发总监笑了笑,“‘叶子’(行业用语,表示让顾客掏钱)还得继续掐。”

一位美容总管悄悄告诉记者,她所在的门店,十二月生意一落千丈,“都没有做业绩。”她表示,现在只让“掐”一两千的小叶子。还有美发总管直言,“十二月信心都做没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