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玉石三十年雕刻大师在抖音电商展示玉雕工艺

  无论是新鲜崛起的国漫游戏,还是在各大晚会受到追捧的国风节目,无一不成为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那些看似挂了时代风霜的艺术形式,却一次次以更年轻的语态诉说中国故事。

  再没有比社交媒体更适合拿来当做这些传统文化焕然新生的舞台。这一点,在《2021抖音数据报告》里就可见一斑。纵观去年,“传统文化”俨然已成为抖音极其重要的阵地,有99.42%的国家级非遗项目都正通过平台抵达更多人群。而那些总是默默无闻、独自深耕的手艺人也因此进入人们的视野。

  师傅们以婉转唱腔谱出戏曲;以巧手织就一尺锦绣;或是把寻常酿成真味在这里,有着活跃的群体,也能虚掷木心所讲的那种“慢时光”。

  苏然正在逐渐习惯自己的新身份不同于以往学校课堂上的老师,她在抖音电商直播间给素未谋面的网友讲授玉石知识。

  她是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她有时只是直播间“背后的女人”,在一旁观察直播过程中还存在哪些不足、该如何更好地介绍玉石

  只要有空,她会从幕后走到台前。正如她在过去数十年做的那样,在铺陈开各色玉石的工作桌上捡起这块,捧起那块,向介绍故友那样给每一位看客循循道来它们的妙处。

  “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只是在浪费时间”,作为北京代表性玉雕大师,苏然身兼数职,刚开始搭上直播这趟车,也不免局促不安。

  干货满满的分享,让她迅速积攒了一波关注,“有那么多人愿意蹲着等我们直播,是很让人欣慰的事情。而且不知什么原因,每次我出现,人数就还会蹭蹭涨。”

  “小时候,别的孩子爱玩洋娃娃、小汽车,我就偏偏喜欢捡小石头玩”,苏然说。彼时父母都在甘肃支边,父亲去野外回来,总会顺手给她捎几块红红绿绿的石头。苏然把每一颗都宝贝得很,搁在鱼缸里,看它们斑斓闪光。

  快上小学时,她回到北京,就住在北京玉器厂后边。每天上下学,她总会经过那里。栅栏高高竖起,玉器厂像被保护得极好的玉器,但玉石的光掩不住栅栏外的地上总能看到散落的红绿石子。

  跟她在甘肃见到的很像。她又一次把石头收集进鱼缸。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些石头就是玛瑙。

  初中毕业时,她背着家里人报考了北京玉器厂技校,“一心想在玉石上雕刻自己喜欢的图案。”

  起初,大家的学习热情都很高。春秋去动物园画动物,冬天去菊花开遍的宣武公园写生,到博物馆临摹展品纹饰而毕业前的磨玉阶段,又是极苦的,“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必须坚持”,苏然说。

  她的才华在这时已初现端倪。有一回她在老师帮助下做了个岫玉黄瓜,碰上中午吃炸酱面,差点被同学拿来做个配菜。

  走出校门,外面留给她创作的空间很少,“初期根本谈不上创作,只是努力达到师傅的要求”。苏然中专毕业后被分到北京玉器厂人物车间,只能按订单雕图案,净雕些“棍子人儿”一样的拿花侍女。

  90年代,体制改革初期,在玉器厂练手5年后,她辗转到深圳闯荡。也是在这里,她在中小件玉石牌佩上充分施展才华,“做一件就销售一件,也攒了自信”。

  这种劲头,即便是后来结婚生子也没消退。35岁,苏然被评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有文章曾这样形容她,“在老少爷们的玉雕地界里,这个女人混出了名儿。”

  玉雕,看似精巧,要脑力,也需要体力,“行业里基本全是男性,能坚持下来的女性屈指可数”。

  苏然解释,在北方玉雕多是大件,俗称“干大活”。磨玉,要靠水降温。遇上寒冬天,要穿围裙、雨鞋雕,凉水冻得人不得不在雨靴里塞小暖水袋,“完全跟泥瓦匠差不多,满身都是泥点儿,回家都是头上都是渣子”。很少有女孩愿意长时间干这样又脏又累易受凉的活儿。而成家生子之后,很多人冠上“母亲”之名,更是难以分出精力继续这份事业。

  在她现在带的学生里,也曾有不少女学生,“但时间久了,看不到希望,挣不了太多钱,也就心灰意冷了。”

  不是没有瓶颈期,也不是没打过退堂鼓,“但就是真的对这个东西很喜欢,舍不得放弃”。

  当女性找到真正热爱的东西,就会有极大的能量。我们正在见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女性力量被唤醒。在刚结束的冬奥会上,就有女孩们不断挑战极限的身影。

  有人在开拓更广阔未知的领域,便有人近似孤勇守望寂静的麦田。苏然是后者中的一个。她是那块坚硬如斯的磐石。

  苏然记得以前打玉器厂走过,总能碰上一车车外国人来参观。八九十年代,玉器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对外出口,就连广告牌也附上中英文说明。

  玉雕风格也是外国人偏好的,“雕得非常繁琐,以古典人物、花草山水为主,要雕得玲珑剔透。外国人也更喜欢五彩斑斓的玉石,比如芙蓉石、绿松石、青金石这些”,苏然回忆,“我那时头一次觉得玉怎么会有这么多颜色。”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追求精湛雕工也是整个行业的氛围。苏然也一度沉迷于炫技般的繁复雕刻。后来,她逐渐接触山西的晋侯墓。那些出土的商周玉器,线条古朴,简练有力,才让她更深刻反思,“工艺是附加的,不应该超过玉石本身的表现力。”

  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苏然惋惜,“现在的玉雕市场也慢慢世俗化了”。她见不得一块大材料为了快速变现出成本,“咵咵全切成镯子,这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以往玉雕,为了达到无瑕,惯用操作是“剜脏去绺、留白舍黑”,也就是把杂质和杂色剔除干净。

  苏然不认同这种浪费的做法,“这是自然赋予的天然美,就值得尊重”。她主张“礓石巧雕”,运用玉石本身的瑕,使其有自己的表达,变废为宝,化瑕为玉。这种做法在行业内引发了争议,人们认为这是雕石头,不是雕玉,玉就该完美。

  “玉未必要完美无缺,但一定要独一无二”,苏然说。玉跟人一样,不该被做成千篇一律的样子。

  在跟苏州同行们交流的时候,她看到他们正在通过机雕批量生产和互联网营销进行转型。“机雕不是我想选的路,但互联网是我可以学习的”,她感觉到了行情和大环境的变化,“他们(苏州玉雕)走在前面,而且尝到了甜头,我就跟在后面。”

  2019年,苏然注册了自己的抖音账号@苏然玉雕,分享一些自己认为品质较好的玉器。去年,她尝试在抖音电商直播。一开始她和两个90后小玉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注册抖音店铺。开了店铺又找不着客服在哪,直播也紧张得手忙脚乱。

  所幸的是,抖音电商直播设置了不同的任务,让她在实操中逐步熟悉流程,团队对内容方向有了更清晰的调整和把控。他们慢慢捋清自己的账号就该做一个玉石科普平台,在当下鱼目混珠的市场里,为更多人普及玉石专业知识。

  “卖东西不是我做抖音电商的初衷”,她说,“我更想推广玉文化,它不是便宜廉价的物件,而是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

  真正的“永恒”,并非尘封起来藏于博物馆,而应当是真切活在当下,渗入生活。在年轻世代崛起、疫情塑造新生活方式的当下,她觉得“这个方式(抖音)或许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2012年到2015年,苏然的工作室开在四环内,“每天来看玉的人络绎不绝,电话每天都被打爆”。在那之前的差不多十年间,玉石是名符其实的“疯狂石头”,创造无数暴涨神话。

  行业不景气,公司关闭了北京的3家门店,只在工作室接待客户。2018年,因为城市拆改建,工作室又搬到了六环外。交通不便、高端客户群萎缩,又加上这两年疫情影响,门庭冷落,“现在一天也接不到一个电话来找东西的人。”

  “虽然目前成交量没那么大,但是能看到很明显的购买欲望,而且不同于以往五六十岁的大买家,这是一群更年轻的客户,他们将来会有更大的购买实力”,苏然对未来发展有着憧憬。

  就像曾经栅栏圈不住的玛瑙石子,通过抖音电商,玉石温润的光也终会抵达车马难及的地方。

  有网友在抖音关注苏然后,会直接把大价位的材料邮寄给她,请她帮忙打磨加工。“甚至还有来自贵州的”,她觉得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奇妙,最可贵的是“现实生活里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见到的人对你产生了信任。”

  有粉丝跟苏然说,以前都只是听说过她的作品和名字,通过抖音电商,不仅能在她这儿买到好东西,还能让彼此觉得距离很近。

  时代滔滔向前,人们汲汲奔走,很多像苏然这样的手艺人,就是在这样的拍打和潮流里守护一方传统文化的阵地,也是守望我们的来处。

  每一次文化、时代的碰撞或许只会产生一瞬的电光火石,却总有人终其一生以微薄力量呵护这点星星之火。而我们至少能为其抱薪,让这星火更亮一些,照进更多人的生活,也温暖守护者的心。

  抖音电商在2020年就推出了“看见手艺计划”,为手艺人助力,帮助他们更好在平台变现、打开更广阔的市场、抵达更广大的人群。计划之下,抖音电商上线“与大师同行”活动,推出流量和资源扶持、平台活动等举措,为苏然等不同行业手艺人创造新的收入,用新的方式保护传统技艺,助力非遗传承。

  民族的文化认同,不可使其蒙尘;文化的传承匠人,亦不可使其潦困。唯有让他们被看见、有所得,才能让那些传统之美熠熠不褪色。

  无论是新鲜崛起的国漫游戏,还是在各大晚会受到追捧的国风节目,无一不成为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那些看似挂了时代风霜的艺术形式,却一次次以更年轻的语态诉说中国故事。

  再没有比社交媒体更适合拿来当做这些传统文化焕然新生的舞台。这一点,在《2021抖音数据报告》里就可见一斑。纵观去年,“传统文化”俨然已成为抖音极其重要的阵地,有99.42%的国家级非遗项目都正通过平台抵达更多人群。而那些总是默默无闻、独自深耕的手艺人也因此进入人们的视野。

  师傅们以婉转唱腔谱出戏曲;以巧手织就一尺锦绣;或是把寻常酿成真味在这里,有着活跃的群体,也能虚掷木心所讲的那种“慢时光”。

  苏然正在逐渐习惯自己的新身份不同于以往学校课堂上的老师,她在抖音电商直播间给素未谋面的网友讲授玉石知识。

  她是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她有时只是直播间“背后的女人”,在一旁观察直播过程中还存在哪些不足、该如何更好地介绍玉石

  只要有空,她会从幕后走到台前。正如她在过去数十年做的那样,在铺陈开各色玉石的工作桌上捡起这块,捧起那块,向介绍故友那样给每一位看客循循道来它们的妙处。

  “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只是在浪费时间”,作为北京代表性玉雕大师,苏然身兼数职,刚开始搭上直播这趟车,也不免局促不安。

  干货满满的分享,让她迅速积攒了一波关注,“有那么多人愿意蹲着等我们直播,是很让人欣慰的事情。而且不知什么原因,每次我出现,人数就还会蹭蹭涨。”

  “小时候,别的孩子爱玩洋娃娃、小汽车,我就偏偏喜欢捡小石头玩”,苏然说。彼时父母都在甘肃支边,父亲去野外回来,总会顺手给她捎几块红红绿绿的石头。苏然把每一颗都宝贝得很,搁在鱼缸里,看它们斑斓闪光。

  快上小学时,她回到北京,就住在北京玉器厂后边。每天上下学,她总会经过那里。栅栏高高竖起,玉器厂像被保护得极好的玉器,但玉石的光掩不住栅栏外的地上总能看到散落的红绿石子。

  跟她在甘肃见到的很像。她又一次把石头收集进鱼缸。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些石头就是玛瑙。

  初中毕业时,她背着家里人报考了北京玉器厂技校,“一心想在玉石上雕刻自己喜欢的图案。”

  起初,大家的学习热情都很高。春秋去动物园画动物,冬天去菊花开遍的宣武公园写生,到博物馆临摹展品纹饰而毕业前的磨玉阶段,又是极苦的,“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必须坚持”,苏然说。

  她的才华在这时已初现端倪。有一回她在老师帮助下做了个岫玉黄瓜,碰上中午吃炸酱面,差点被同学拿来做个配菜。

  走出校门,外面留给她创作的空间很少,“初期根本谈不上创作,只是努力达到师傅的要求”。苏然中专毕业后被分到北京玉器厂人物车间,只能按订单雕图案,净雕些“棍子人儿”一样的拿花侍女。

  90年代,体制改革初期,在玉器厂练手5年后,她辗转到深圳闯荡。也是在这里,她在中小件玉石牌佩上充分施展才华,“做一件就销售一件,也攒了自信”。

  这种劲头,即便是后来结婚生子也没消退。35岁,苏然被评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有文章曾这样形容她,“在老少爷们的玉雕地界里,这个女人混出了名儿。”

  玉雕,看似精巧,要脑力,也需要体力,“行业里基本全是男性,能坚持下来的女性屈指可数”。

  苏然解释,在北方玉雕多是大件,俗称“干大活”。磨玉,要靠水降温。遇上寒冬天,要穿围裙、雨鞋雕,凉水冻得人不得不在雨靴里塞小暖水袋,“完全跟泥瓦匠差不多,满身都是泥点儿,回家都是头上都是渣子”。很少有女孩愿意长时间干这样又脏又累易受凉的活儿。而成家生子之后,很多人冠上“母亲”之名,更是难以分出精力继续这份事业。

  在她现在带的学生里,也曾有不少女学生,“但时间久了,看不到希望,挣不了太多钱,也就心灰意冷了。”

  不是没有瓶颈期,也不是没打过退堂鼓,“但就是真的对这个东西很喜欢,舍不得放弃”。

  当女性找到真正热爱的东西,就会有极大的能量。我们正在见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女性力量被唤醒。在刚结束的冬奥会上,就有女孩们不断挑战极限的身影。

  有人在开拓更广阔未知的领域,便有人近似孤勇守望寂静的麦田。苏然是后者中的一个。她是那块坚硬如斯的磐石。

  苏然记得以前打玉器厂走过,总能碰上一车车外国人来参观。八九十年代,玉器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对外出口,就连广告牌也附上中英文说明。

  玉雕风格也是外国人偏好的,“雕得非常繁琐,以古典人物、花草山水为主,要雕得玲珑剔透。外国人也更喜欢五彩斑斓的玉石,比如芙蓉石、绿松石、青金石这些”,苏然回忆,“我那时头一次觉得玉怎么会有这么多颜色。”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追求精湛雕工也是整个行业的氛围。苏然也一度沉迷于炫技般的繁复雕刻。后来,她逐渐接触山西的晋侯墓。那些出土的商周玉器,线条古朴,简练有力,才让她更深刻反思,“工艺是附加的,不应该超过玉石本身的表现力。”

  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苏然惋惜,“现在的玉雕市场也慢慢世俗化了”。她见不得一块大材料为了快速变现出成本,“咵咵全切成镯子,这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以往玉雕,为了达到无瑕,惯用操作是“剜脏去绺、留白舍黑”,也就是把杂质和杂色剔除干净。

  苏然不认同这种浪费的做法,“这是自然赋予的天然美,就值得尊重”。她主张“礓石巧雕”,运用玉石本身的瑕,使其有自己的表达,变废为宝,化瑕为玉。这种做法在行业内引发了争议,人们认为这是雕石头,不是雕玉,玉就该完美。

  “玉未必要完美无缺,但一定要独一无二”,苏然说。玉跟人一样,不该被做成千篇一律的样子。

  在跟苏州同行们交流的时候,她看到他们正在通过机雕批量生产和互联网营销进行转型。“机雕不是我想选的路,但互联网是我可以学习的”,她感觉到了行情和大环境的变化,“他们(苏州玉雕)走在前面,而且尝到了甜头,我就跟在后面。”

  2019年,苏然注册了自己的抖音账号@苏然玉雕,分享一些自己认为品质较好的玉器。去年,她尝试在抖音电商直播。一开始她和两个90后小玉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注册抖音店铺。开了店铺又找不着客服在哪,直播也紧张得手忙脚乱。

  所幸的是,抖音电商直播设置了不同的任务,让她在实操中逐步熟悉流程,团队对内容方向有了更清晰的调整和把控。他们慢慢捋清自己的账号就该做一个玉石科普平台,在当下鱼目混珠的市场里,为更多人普及玉石专业知识。

  “卖东西不是我做抖音电商的初衷”,她说,“我更想推广玉文化,它不是便宜廉价的物件,而是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

  真正的“永恒”,并非尘封起来藏于博物馆,而应当是真切活在当下,渗入生活。在年轻世代崛起、疫情塑造新生活方式的当下,她觉得“这个方式(抖音)或许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2012年到2015年,苏然的工作室开在四环内,“每天来看玉的人络绎不绝,电话每天都被打爆”。在那之前的差不多十年间,玉石是名符其实的“疯狂石头”,创造无数暴涨神话。

  行业不景气,公司关闭了北京的3家门店,只在工作室接待客户。2018年,因为城市拆改建,工作室又搬到了六环外。交通不便、高端客户群萎缩,又加上这两年疫情影响,门庭冷落,“现在一天也接不到一个电话来找东西的人。”

  “虽然目前成交量没那么大,但是能看到很明显的购买欲望,而且不同于以往五六十岁的大买家,这是一群更年轻的客户,他们将来会有更大的购买实力”,苏然对未来发展有着憧憬。

  就像曾经栅栏圈不住的玛瑙石子,通过抖音电商,玉石温润的光也终会抵达车马难及的地方。

  有网友在抖音关注苏然后,会直接把大价位的材料邮寄给她,请她帮忙打磨加工。“甚至还有来自贵州的”,她觉得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奇妙,最可贵的是“现实生活里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见到的人对你产生了信任。”

  有粉丝跟苏然说,以前都只是听说过她的作品和名字,通过抖音电商,不仅能在她这儿买到好东西,还能让彼此觉得距离很近。

  时代滔滔向前,人们汲汲奔走,很多像苏然这样的手艺人,就是在这样的拍打和潮流里守护一方传统文化的阵地,也是守望我们的来处。

  每一次文化、时代的碰撞或许只会产生一瞬的电光火石,却总有人终其一生以微薄力量呵护这点星星之火。而我们至少能为其抱薪,让这星火更亮一些,照进更多人的生活,也温暖守护者的心。

  抖音电商在2020年就推出了“看见手艺计划”,为手艺人助力,帮助他们更好在平台变现、打开更广阔的市场、抵达更广大的人群。计划之下,抖音电商上线“与大师同行”活动,推出流量和资源扶持、平台活动等举措,为苏然等不同行业手艺人创造新的收入,用新的方式保护传统技艺,助力非遗传承。

  民族的文化认同,不可使其蒙尘;文化的传承匠人,亦不可使其潦困。唯有让他们被看见、有所得,才能让那些传统之美熠熠不褪色。

  声明:本网转发此文章,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文章事实如有疑问,请与有关方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在京召开 齐向东当选北京市商会副会长

  王海歌郑晓龙巩汉林张光北王雷谭卓等影视人“回家” 山西首家元宇宙影视基地在壶关成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