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沟窑与类汝瓷的不同之处:还是一起来看看资料吧

东沟瓷窑址, 位于汝州市大峪乡东0.5千米的东沟村, 无名河北岸的台地上。(图一) 地势北高南低, 窑址面积约8000平方米。

窑址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 历年来故宫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文物工作者曾做过多次调查 。

1983 年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1986年11月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3年春,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对该窑址进行调查时发现, 地方小煤窑巷道穿过窑址中部, 致使窑址局部塌陷, 地表有多条裂缝, 最宽达0140 米。

后报请河南省文物管理局,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05年夏天对该窑址塌陷区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开挖10米@ 10米探方4 个, 分别编号为T3、T5、T6 和T7,(图二) 面积达400 平方米。

发现窑炉1座, 水井1眼, 灰坑4个, 并获得了一组重要的地层叠压关系和一批精美青瓷、钧瓷和各类窑具等, 对进一步研究东沟窑产品特征、烧造工艺以及青釉瓷与钧釉瓷的关系等相关问题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青瓷和钧瓷是东沟窑的主要产品, 白瓷、白地黑花瓷极少。器形主要有碗、盘、洗、盏、盏托、碟、盆、盒、炉、罐等。

在这些器物中, 青瓷、钧瓷在不同时期所占比例有所差别, 早期以青釉瓷为主, 随着时间的推移, 钧釉瓷逐渐增多, 到了元代后期青瓷、钧瓷各占二分之一。

由于白瓷、黑瓷和白地黑花瓷极少, 目前尚未发现有相关的窑具, 将这类器物视为同一时期窑工的生活用瓷, 因个别能复原的白瓷器形与同一时期的青瓷、钧瓷差别不大, 故一并介绍。

依据地层关系以及出土遗物类型、釉色的发展变化, 可将东沟瓷窑址发掘所获得的资料初步划分为三期。

文化层堆积厚薄不均, 主要分布在T5 第3、4层和T6第8、9层, 出土遗物极为丰富。

这一时期以烧制青釉瓷为主, 青釉红 斑窑变、钧釉瓷开始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较多的窑具、模具等。

常见器形有碗、盘、洗、盏、盏托、碟、盆、盒、炉、罐、瓶、注壶、器盖、枕、擂钵、荡箍以及俑等。

碗 数量最多。皆满釉垫烧。盘 出土数量较多, 仅次于碗类器。皆满釉, 有垫烧也有支烧。洗 出土数量较少, 仅见于早期地层 内。

值得一提的是, 所有的青瓷洗中皆有玫瑰红斑窑变现象。盏 数量不多, 器型较小且基本一致。敞口, 鼓腹, 小圈足, 满釉垫烧。盏托 出土数量较多。碟 数量不多。敞口, 弧腹, 平底略内凹, 满釉三支钉支烧。盆 数量较少, 尤其是青釉和钧釉瓷更少。

出土数量不多,罐 出土数量虽然不多, 其形制却比较复杂。本次发掘出土的窑具, 主要出现于东沟窑址的早期地层内, 有匣钵、支具、试烧片等。匣钵出土数量较多, 粗胎, 内含较多粗砂粒。外壁皆饰凹弦纹, 个别的匣钵外壁涂抹有耐火泥。

试烧片形状近梯形, 中部一个大圆孔, 正背面施半釉, 无釉一端经过修整, 做石铲状, 表明这类试烧片有配套的附件。此类试烧片与汝窑后期的试烧插片工艺完全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东沟窑尚未发现和宝丰清凉寺汝窑相同的试烧插饼 。

模具数量极少, 仅见于东沟窑址的早期地层内。有八棱瓶和香炉足部的外模两种。本次发掘出土钱币较少, 重要的发现是在T6第9层内出土的1枚“建炎通宝” 钱币, 为大峪东沟窑的创烧年代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出土遗物较多, 以瓷器类为主, 另见有极少量窑具。与第一期相比, 该期钧瓷数量有所增加, 青瓷减少, 并且器物种类明显少于前一阶段。瓷器在这一阶段的地层及遗迹内, 出土遗物以瓷器类为主, 占95% 以上。

器形以生活实用器为主, 有碗、盘、盏、盏托、碟和器 盖等。碗 出土虽然较多, 由于残片太碎, 能复原的器物不多。

盘 数量较少, 皆半釉。圈足外撇, 垫烧。窑具出土数量极少, 能复原的仅见有线轴形支烧、试烧片及匣钵盖三种。

线轴形支烧 数量较少, 大小不一, 整体呈线轴状, 上下面呈饼状, 束腰, 腰部常见有手握印痕。试烧片 出土数量极少, 仅见2个钧釉试烧片。形状不规则, 背面无釉。

为东沟窑烧造的晚期产品。遗物多而碎, 瓷器类占98% 以上, 几乎不见有窑具, 能复原的器物极少。胎质粗糙, 厚重, 含杂质多。釉色黯淡无光泽, 釉面多气泡棕眼, 无开片纹。器物种类少, 形制单一, 主要为碗类器。

瓷器碗皆敛口, 弧腹, 鸡心底, 圈足外撇。器表以施半釉为主, 垫烧。窑具出土数量极少, 仅见线轴形支烧。线轴形支烧 大小不一, 整体呈线轴状, 形制与第二期同类器完全一致。

依据地层叠压关系和器物特征, 结合第9层出土的1枚建炎通宝钱币, 初步将这次的发掘结果划分为三个阶段:金代, 金末元初, 元代。

我们对东沟窑址的器物特征、青釉瓷与钧釉瓷的发展过程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作一初步分析, 以期为研究河南地区北宋、金、元不同时期, 尤其是北宋晚期至金代的青釉瓷和钧瓷的断代提供新的资料。

关于汝瓷与钧瓷的关系, 陈万里先生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提出了“ 钧瓷继汝窑而起”的观点 。

秦大树先生依据刘家门东区窑址发现的最新材料, 从不同角度与各种不同材料进行了对比研究, 将刘家门窑第一期前段的时代定在北宋末期的徽、钦二宗时期( 1101~1127年), 因此得出了钧窑的烧造时间与汝窑大体相同的观点 。

我们在清凉寺汝窑中心烧造区第二组窑炉作坊的最下层清理出土1枚宋徽宗时期的“政和通宝”( 1111~ 1118年) 钱币, 表明汝窑的停烧时间不会早于1118年 , 由此可以推断汝窑的停烧时间大约在北宋末年。

大峪东沟窑烧造钧瓷的年代不早于金代, 证明了陈万里先生提出的钧瓷继汝窑而起的观点基本正确。值得一提的是, 大峪东沟窑址出土的碗、盘、盏等主要日常生活类器皿与汝窑器物差别较大, 同时, 又与北宋晚期民用瓷的器物群也有较大的差别。

因此, 笔者认为金人占领中原之后, 宋室南迁, 社会经济相继得到发展, 各地竞相仿烧汝瓷, 各具特色。从近年来的发掘材料可以看出, 钧窑不仅仅仿汝窑的釉色、器形和烧造工艺, 同时也有所创新, 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以鲜明的色彩而被后人所铭记。

汝瓷的胎呈灰白色,白中偏灰,呈香灰色,所有又俗称“香灰胎”。汝瓷的胎土质细腻,胎体轻薄,胎质坚硬。

但是,在观看完整器时我们是看不到胎体的本色的,不过我们可以在底部的诗文和支钉的露胎处,见到“香灰胎”真容。

汝瓷有卵白、淡粉、夭青、豆青,虾青,还有葱绿、天蓝等釉色。在这其中尤以天青为贵,粉青为上,天蓝弥足珍贵,也有“雨过天青云破处”之美称。

“面如玉”用来形容汝瓷的釉面。汝瓷“汁水莹润如堆脂”,不仅有色泽之美,还有青玉般的质感。相传汝瓷以玛瑙入釉,釉中的玛瑙末致使釉汁的玻化程度和耐腐蚀性下降,呈现玉石般的质感,并且在不同背景和光线下产生不同的色泽。看到图片莹润的光泽,河伯妹真的好想摸一摸……

汝瓷特征的“蟹爪纹”是形容汝瓷开片的形状。开片是由于胎土与釉汁的膨胀系数不同而产生。汝、官、龙泉窑都有开片的特征,而蟹爪纹却是厚釉之器才能产生的开片形状,因为细小如蟹爪行迹故称为蟹爪纹。在观察汝瓷器物表面时,都能看到细密的开片哦~

瓷器纹片,种种不同。其始出于天然,乃釉之病态也,而人为者亦从之而生。有隐含釉者,鱼子纹,汽泡,蟹爪纹,蚯蚓纹、有起于釉表者,菟丝子纹,橘皮纹,棕眼,冷纹。

蟹爪纹、蚯蚓纹惟厚釉之器乃有之,案颜料与有釉汁性本不同,配合工作或有未尽精到之处,经火锻炼而纹生焉。

如汝、官、龙泉等,其配制色釉之法,则调和之后,再加研乳,颜料釉汁务令熔合,虽其性仍在,经火后检获不免有纹,但细如蟹爪行迹矣。

“芝麻挣钉釉满足”指的是汝瓷特殊的烧制方法–满釉裹足、足底部用细如芝麻点小的支钉支撑着烧。

大部分瓷器采取的是垫烧的方式,这种方式会导致器物垫烧的部分无法上釉,可以在器物底部看到漏出胎的圈足。

而汝瓷制作时仅在底部以支钉隔开坯体和匣钵,让瓷器不变形,也让釉能够覆盖住整件作品,达到满釉的目的。

从以上考古发掘情况、瓷器标本及比较可以看出,东沟窑址出土的器物与汝窑器物差别较大,目前还没有发现东沟窑烧造汝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