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事 那些猫记录了徐悲鸿和他的朋友们

提到徐悲鸿,许多人都知道他画马十分出名,但又有许多人不知道,这位爱画马的画家还是一位实实在在的爱猫者。

作为艺术名家,徐悲鸿像许多文人墨客一样喜欢养猫,并将此视作自己的日常消遣。中国猫、波斯猫、高丽猫……诸多品种的猫都被徐悲鸿养得憨态可掬,也成了他重要的绘画模特。徐悲鸿长期研究猫的画法。无论是猫头、猫足、猫爪等具体部位,还是猫在行走时、站立时、愤怒时、瞌睡时的不同神态,徐悲鸿都了如指掌。徐悲鸿画的猫常以淡墨勾勒轮廓,以灰墨画出四肢,以浓墨绘制猫尾,以焦墨点缀猫眼,而猫身的肌肉结构及透视关系,则采用了他擅长的西画技法,可谓中西结合,既写实又写意。其中,他最爱画的是“懒猫”。画中的猫或是打着哈欠,或是团身而睡,甚是可爱。

徐悲鸿一生画猫多幅,数量能够和马相抗衡,连他自己都曾说过:“人家都说我的马好,其实我的猫比马还好。”但对徐悲鸿而言,画马和画猫有着不同的意义。如果说徐悲鸿画马多是为了抒发志向,画猫便多是为了记录自己与友人的情感。

在徐悲鸿的朋友中,徐志摩是个特别的人物。他们同为艺术家,私交熟络,也同样喜欢养猫。但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两人又曾针对是否该引进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论争。徐悲鸿作为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反对者,常和徐志摩你来我往地寄信,并将其内容发表于报刊,使这段“二徐之争”广为人知。有一次,徐悲鸿举办画展,作为其友人的徐志摩却因个人情事没有参加。不久,徐志摩发表了一篇名为《猫》的散文,文中以猫为意象,表达了自己对恋人的感情。徐悲鸿读着读着,想起了自己和徐志摩的往事,便顺势画了一幅《猫》赠与徐志摩。画中的猫是一只“无爪猫”,它身体下俯,望着左下角的红梅,神情入迷。其中,“无爪”乃“仍需改良”之意。徐悲鸿身为偏向写实的画家,却画出了这样“缺陷”的猫,旨在回应两人的艺术之争。而题跋的首句“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则表达了徐悲鸿对徐志摩的玩笑调侃。看到这幅画后,曾和徐悲鸿论战多年的徐志摩也报之一笑。

这幅画曾因历史原因尘封多年,但它作为“二徐之交”的见证,仍有着独特的魅力。

此外,被徐悲鸿“以猫抒情”的朋友还有齐白石。尽管两人年龄差距超过30岁,忘年之交的他们却经常交流画技。上世纪二十年代,徐悲鸿出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由于他不满当时北平画坛的平庸状态,便提出了改革主张。为了树立一个创新的榜样,他决定邀请同样在进行艺术变革的齐白石到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教课。起初,齐白石觉得自己年岁已高,加上自己的变革也受到过保守派的攻击,没有必要自讨苦吃。但在徐悲鸿的再三请求下,齐白石还是被打动了。教课期间,徐悲鸿给了齐白石十分优厚的待遇,力排众议,多次支持齐白石的创新精神,使齐白石备受感动,两人也在此期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从那以后,徐悲鸿和齐白石便多次合画以猫为主题的作品。由于齐白石在画猫上经验不如徐悲鸿,这些画往往是由徐悲鸿负责画猫,齐白石则负责其它内容。1948年,两人为表达对齐如山的情谊,合作了一幅《捕鼠图》。他们分别在画中提款“如山先生雅命,戊子大暑,悲鸿”和“白石画灯鼠”。

徐悲鸿笔下的猫,表现了这位艺术家内心与马不同的情趣与温柔,也凝聚了他与不同友人的无数回忆,并作为审美与情思的交织流传至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