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一生为国事耗尽心力有为之君也抵挡不住清朝的衰落!

很多人都觉得嘉庆帝除了严惩和珅大贪之外都没有其他功绩了,其实是小看了嘉庆,虽然嘉庆是一个平庸的好人,但他的一生一直在努力的缝缝补补他爹遗留下来的后遗症。

嘉庆帝勤于政务,崇尚简朴,提倡实政,反对浮夸,他能清醒的看清楚那些弊端,也在努力的改正,虽然收效甚微。但是不能说毫无作用,因为很明显的阻挡并减缓了衰落的步子。

乾隆皇帝留给儿子的江山远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么光鲜,可以说从上到下,从吏治到军政都腐败透顶,真正的要钱没钱,有人没人,还把后路给堵死。

先说开支最大的军费问题,乾隆朝较大的战役直接军需开支约在一亿二千万两以上,而当时国库收入年仅三千余万两,常规军饷更是不计其数没法统计。为了解决困境,乾隆不听阿桂的劝谏,以虚纳名粮归武职养廉,另行调补兵员实额,毁坏武备,遗患后世。

除开军费庞大,还有乾隆的千叟宴,自己过生日,给他亲妈过生日,哪一项不是巨额费用,更不要说出外巡游的挥霍,比康熙时期多出十倍之余,国库不够盐商来凑,而盐商的钱会白捐吗?他们会成倍的找补回来,导致盐政日益败坏。

有大臣劝谏差点被砍头,侍读学士纪昀觉得自己是才子颇得乾隆赏识,就劝谏乾隆保护东南财力,以免枯竭。被乾隆毒舌辱骂:你纪晓岚有点小才学,我只不过把你当倡优一样养着给我解闷的,你竟然敢妄谈国事?

宠信和珅,败坏吏治,上下贪腐成风,不是一朝能刹住的;而军队的腐败奢侈军备的废弛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如果说是和珅带坏了吏治,那带坏军队的就是福康安,奢侈靡费,福康安最为典型。清朝的衰落,内坏于和珅,外坏于福康安,乾隆总揽。

嘉庆帝很清楚的认识到这点,所以他亲政后,大丧诛和珅,福康安死了没办法,但是每次下诏训诫诸将帅,必然提福康安做典型反例,他爹是没法批判只能找这两只替罪羊。

面对积重难返内外交困的现实,嘉庆帝有清醒的认识,也进行了力所能及的纠正,虽然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弊端,但起码是刹住了继续滋长的势头,缓和了衰败的势态。

谁不向往奢侈?嘉庆知道奢华的出巡实在劳民伤财,所以他努力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带头节俭,自己生日都不许大庆,杜绝奇珍宝物,提倡实干兴国,反对粉饰太平,这一点,嘉庆的确比他爹强太多。

更是从苗乱教乱白莲教清晰的看到,必须缓和阶级矛盾,不许扰民增重民间疾苦,极力避免火上浇油的蠢事发生,多次亲自处理赈灾蠲免治河理漕,以免出现侵吞事件。

如此兢兢业业缝缝补补的嘉庆,好像也没给儿子留下好的基础条件,也给人留下清朝中衰是从嘉庆开始的印象。

其实,嘉庆有点背锅,第一是他爹的锅,第二就是整个封建王朝的锅,清朝到嘉庆也有一百五十多年,而封建社会的机制到嘉庆时,各种隐藏的矛盾也都浮出水面,这些都不是平庸的守成之主嘉庆能应付解决的。

最根本的吏治问题,嘉庆看到了并力图解决,虽然没有解决好,另一个问题就是,乾隆中期之后的社会经济停滞不前,而人口却在飞速增长,社会财富的负差越来越大,国力就无可避免的越来越衰败,这更不是嘉庆能认知和解决的了的。

嘉庆帝没有魄力,心不够狠,思想也是墨守成规,对于当时的局势,没有大胆有魄力的变革,是什么出路都没有的,而嘉庆之后都是没有魄力的帝王,衰败自然无可避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