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美食传说:东坡玉糁

北宋的苏东坡不仅是一位文学家,还是位美食家,许多美食经他品尝后,由他妙笔生花地评点,从而名扬千古。例如,东坡肉、东坡饼。东坡玉糁,一听这名字,与苏东坡有关。确实有关,这是用山药烹饪的一道名菜,是海南的一道文化名菜。当然,“玉糁羹”名很美。说它美,是因为此名是宋代大文学家、大美食家苏东坡所起,它除了渗透大文学家的美文学成分外,还有一段亲情、美丽动人的小故事。说的是,公元1097年,已被贬到广东惠州的宋代文学家苏东坡,再被贬到海南岛儋州。苏轼被贬官到海南,生活十分困苦。曾记得,儋州官员张中很仰慕苏东坡的为人与文采,把他当成朋友,让苏东坡住官舍的庭院内。再次流放的苏东坡,受到如此的厚爱,心情感动,写诗来表达当时的心绪,根据《汉书·杨雄传》中“载酒问字”为该屋题名“载酒堂”。苏老先生曾为载酒堂咏过一首诗:“临池作虚堂,雨急瓦声新。客来有美载,果熟多幽欣。丹荔破玉肤,黄柑溢芳津。”(《和陶田舍始春怀古》)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访察岭南的湖南提举常平官董必得知苏东坡住官舍后,派人将苏东坡逐出官舍,张中也因此丢了官。苏东坡只得在城南的槟榔树丛中买地建屋居住,在众黎族百姓的帮助下,五间茅屋建成了,他把屋子命名为“桄榔庵”。当局对苏东坡不好,使苏东坡在海南的生活过得很苦。当时大米缺,生活很是艰苦。苏东坡写了一首诗,道出了当时的生活状态,“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条半月无。”那时,海南种稻很少,当地人以香为业。大米几乎都是从外地运来。因为台风等种种原因,运米大船常常断航。每每此时,当地居民只能以山薯(海南人将山药称山薯)充饥。苏东坡父子也入乡随俗,吃山薯。跟随苏东坡到海南的只有三儿子苏过,苏过见年迈的父亲身体不好,就想办法给他弄好吃的。苏过将山薯弄碎后,再给父亲搞羹。苏东坡吃得很美,即兴作诗一首,题为“过儿忽出新意,以山薯作出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天上酥陀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诗云:“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奶更全新。莫将南海金齑脍,轻比东坡玉糁羹。”苏东坡的诗,说传说中的天上美品“酥陀”是虚幻不实的,其味如何不可知,无法与玉糁羹相比,但人间佳味,如隋炀帝所极为称道的“金齑脍”,却是不能与“玉糁羹”相比的。就物质生活来说,苏东坡父子在儋州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其实,清水淡煮的“玉糁羹”,只是一种原味原汁的食品,在饥饿之时,最美的应是肉类的荤菜,而不是什么蔬类的素菜。但苏东坡是个“超然自得”之人,在苦中找乐,简简单单的一碗“玉糁羹”,也让他诗情大发,写出了美丽的诗篇。就这样,“东坡玉糁”传至今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